当前位置:首页-挖矿知识-正文

比特币未来的消息(比特币的未来发展前景)

比特币未来的消息(比特币的未来发展前景)_第1张比特币未来的消息(比特币的未来发展前景)_第1张

奥勒留在《沉思录》中说:我们听到的一切都是一个观点,不是事实。我们看见的一切都是一个视角,不是真相。

彼得·盖伯尔在他的著作《天下第一泡沫》中指出,泡沫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比特币叙事讲述的是充满创意的国际化年轻人的故事,他们与乏善可陈的官员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一个关于财富、不平等、先进信息技术的故事,里面充满了深奥难懂的专业用语。对大多数人来说,比特币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

比特币最早出现的时间要追溯至2008年,当时一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并署名中本聪的文章被发送到一个邮件通信组中。2009年,第一个加密货币根据这篇文章提出的理念横空出世并被命名为比特币。

加密货币是计算机管理的公共账本的账目,可以充当货币,但前提是人们将这些账目视为货币并将它们用于交易。支撑加密货币的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学理论,但是该理论并未说明是什么原因导致人们认为加密货币具有价值或深信其他人也认为它们具有价值。

批评者经常指称比特币的估值只是投机泡沫而已。传奇投资人沃伦·巴菲特说过:“这就是一种赌博工具。”批评人士发现比特币的故事很像17世纪30年代发生在荷兰的著名的郁金香热,当时投机者将郁金香球茎的价格炒到了一个球茎价值一幢房子的高度。

也就是说,比特币现在之所以有价值,完全是因为公众的狂热。人们必须对比特币现象感到足够的狂热并纷纷寻找不同寻常的交易平台购买比特币,它才能够取得这样巨大的成功。

对比特币的支持者来说,将比特币贴上投机泡沫的标签是一种终极侮辱。比特币支持者经常指出的一点是,公众对比特币的支持与公众对其他很多事物的支持并无本质上的差异。

比特币背后的“无政府主义”思潮

反对一切政府的无政府主义运动始于1880年左右并缓慢发展。但这个术语本身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期,即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和其他人的著作。蒲鲁东在1840年对无政府主义描述如下:

被统治,就是被那些既无权利也无智慧又无美德的人看守、审查、监视、指令、训诫、编号、管束、征召、灌输、说教、控制、检查、评估、作价、斥责和命令。

蒲鲁东的话显然会迎合那些对政府感到灰心或者将自己缺少个人成就感归咎于政府的人。无政府主义过了大约40年的时间才达到传播规模,但它已经显示出强大的持久力,甚至持续至今。网站刊载了无政府主义者斯特林·卢汉(Sterlin Lujan)2016年的一段文字:

比特币是和平无政府状态与自由的催化剂。它的出现是对腐败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回击。它的设立不仅仅是为了改善金融科技。但有些人往这个真相里掺了假。事实上,比特币的目的是充当一种货币武器,充当一种有望削弱权力当局的加密货币。

大多数比特币爱好者可能都不会用如此极端的术语描述他们的热情,但这段文字似乎抓住了比特币叙事的核心要素。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区块链是加密货币的会计系统,从设计上说,这些系统是由大批匿名个体以民主方式维护的,据说不受任何政府的监管)似乎能够引起某些人的强烈情感共鸣,点燃他们对自身社会地位和角色的深层感受。

比特币的故事能够格外让人产生共鸣,因为它构成了早先反对无政府主义叙事的反向叙事——这类反对无政府主义的叙事将无政府主义者描绘成投掷炸弹的疯子,他们对社会的看法只会带来混乱和暴力。比特币是一种具有传播力的反向叙事,因为它展现了一个自由的无政府主义社会最终能够创造出来的惊人发明。

比特币可能成为流通货币吗?

首先,我们理解当前全球各国流通货币(法币)的本质是什么:就基础货币的产生而言,纸币是政府信用。很多人会说,政府信用肯定比一个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怎么出来的电子bit更强。因为政府发行的货币是一个政府承诺将来偿付的债务凭证,而保证这个债务凭证可以兑现的,是政府的税收能力。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没有什么机构或组织可以有如此强大的偿付能力。

而比特币后面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密码学运用。它不是哪个机构、组织或个人的信用,而是一个参与挖矿的所有人的共识体。也就是说,虽然比特币由第三方提供,但它是一种资产证明(这个资产并无实体,只是电脑里的一串数字),而非债务证明。支持比特币的人会说,政府在货币的历史上并没有能够证明他们的信用最优越,事实是:各国央行使用的各种货币政策工具,都直接或间接地操纵了纸币的供给,比起一个无法被任何人操纵、对所有人都一样可以平等进入使用的算法来说,后者更值得信赖。

这两种不同的观点都有各自的道理,至少现在还是前者的主观认知占据绝对主流。如果全世界还是继续以货币放水的方式刺激经济,这种做法同时刺激的是一股强大的离心力量,因为它引起的一个必然效果就是,激励越来越多的人想尽办法,脱离越来越难以承受的高昂铸币税。而这种离心力也提高了人们投资区块链货币的风险承受度。

有意思的是,这反而赋予了比特币一种特殊的效用价值,即对人们追求交换自由这种不管是实用还是心理需求的满足。这种满足,有其精神上的实际作用。即便比特币有一天退市,我相信,至少有一部分人仍旧愿意在比特币崩盘的时候买一些作为纪念。

黄金为何能够延续千年作为流通“货币”,因为任何货币肯定不是一个从生产链条里自然脱颖而出的、成为大家公认的、独立承担交换媒介的商品。这个从商品链条中脱离出来的过程的重要性在于,这种商品有真实的使用性,而且,除了作为交换媒介以外,对于这种商品的其他用途有广泛的社会需求(比如黄金退出交换媒介的角色之后,全社会对于它作为珠宝首饰的需求依旧广泛和巨大),这是它长时间能够保持交换价值的一个重要方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黄金或白银在历史上,无论是因为铸币贬值得太离谱,还是纸币泛滥的原因退出流通之后,每当货币系统需要重置的时候,都依然荣归钱的交换媒介角色。这也就是无论什么样的纸币形态,在背后支撑的信用垮台,退出流通领域后,都无法再回到货币用途的原因。

这一点,无论何种加密货币,无论设定的机制如何接近黄金的存在特性,都无法与黄金或白银这样的贵金属相比。也就是说,目前投资任何一种电子货币,都面临这种币被下架的风险,就如同上市股票会被退市一样。这种人为设计出来的第三方交换媒介,更像是一个投机资产,而非真正的交换媒介。现阶段,大家更多的是将它作为一个跨境的通道,转移资金;或是马上换成其他货币(如美元)以实现资本利得。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将比特币与货币进行比较。它们都是一个第三方、商品生产链条以外的、人为规定的交换媒介。

钱(货币)的价值的确定过程是从钱的交换价值来确定其使用价值,也就是钱的有用性来源于它可以交换回来多少其他商品和服务。这个过程与商品和服务的价值确定过程正好相反,即商品和服务的使用价值决定了它们的交换价值,因为货物或服务能换到多少钱,取决于这个商品/服务的“有用性”,即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

虽然比特币快速飙升的价格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和投机者进入,但是由于比特币的价值还没能在广泛的商品和服务交换中体现,而是受到各种主观预期和各类消息的影响,而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政府的态度和监管措施,反映在价格上,依旧是巨大的波动。

这种价格波动,使比特币的交换价值难以确定,反过来又影响了它的使用价值的普及和实现。在比特币的价值能在广泛的商品和服务交换中体现之前,比特币作为投机资产会是它的主导特性。

我们现在处于使用电子/虚拟货币作为交换媒介的初期,需要将这种使用分为两个层次来看:首先作为个人,你是否接受比特币是一层重要的考虑;其次你预期,当你想换取你需要的商品时,别人会不会接受你手中的比特币,至少是个同等重要的考虑。

在没有像货币那样有国家强大的法律规定和强制执行的可能性和能力时,关于比特币的第二层考虑就显得尤为重要。可以想象,与纸币一样,作为一个完全以第三方角色进入的比特币,要广泛地达到多数人作为交换媒介来使用的程度,在没有强制办法让所有人都持有的情况下,有多少人会自愿接受比特币充当交换媒介,不确定性巨大。要让全社会广泛接受,这个过程恐怕也会比较漫长。

目前,比特币在一个相对小的共识圈子里,作为一种交换媒介使用,很多人依旧是在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后将它兑换成纸币,以尽量减少承受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而这样的价格波动,也使比特币不容易被人们自愿地选为财富储藏工具,作为投机资产更为适合,而事实也是如此。

在这样一个自发的市场中,众多的电子货币品种会同时出现,比如现在就有3000多种,虽然比特币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但在新技术层出不穷、各国政府抵制态度依旧鲜明的背景下,最后哪一种电子币会在竞争中胜出且在监管下存活,在今天这个时点上,我们不得而知。不仅如此,作为一个分散的和新币不断涌现的市场,虽然符合哈耶克对竞争性货币供给的期待,但是不同的电子货币币种之间依旧存在换算的问题。各种电子货币之间的差异可能不光是因为它们背后支撑的技术和算法上的区别,还有它们在创新过程中与现有的金融支付工具的连接问题,以及现在的很多新电子币需要做市商与目前的支付系统的某些环节进行对接。如果各个币种之间还需要转换到纸币才能互相汇兑,那这些数字货币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基于上述,还有一个我们要接受的事实:假如在遥远的未来,在一个已经实现电子货币作为结算清算交换媒介的世界里,每新出一个币种,对整个的货币供给都会产生结构上的影响(每种币占有的清算市场份额会发生变化),即各种不同的电子币互相竞争市场份额。这恰恰是一个没有统一算法和技术的分散货币供给,或说去中心化的体系的特点。

因此,以一种技术或是算法为支撑的货币,与金本位还是有本质的不同。在金本位下,各个国家的货币都依靠黄金,而同等纯度、同制的黄金是各国货币可以换算的基础,在一个国家是黄金,拿到任何其他国家它还是黄金,流通性不受影响。电子货币的分散式的供给,与我们所知的金本位下自由银行体系里竞争性货币供给体系还是有很多本质的区别。既然黄金作为锚定可以约束各国的发钞冲动,稳定住各国货币之间的汇率,同样也应该可以作为电子货币之间的单位基础,来平滑电子币之间的兑换过程。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不断见证各国以货币放水的方法试图让经济走出危机,但是这次危机,和历史上众多经济危机一样,本身就是由于信贷极度扩张外加杠杆放量而造成的,这就如同给一个吸毒的人更多毒品来戒掉毒瘾。这种继续吹泡沫的方法,只能以吹更大的泡沫推后危机,当泡沫破裂的时候,一定比前一次危机来得更猛烈。

记得听到在美国的一次采访,有一个人问,下次危机会不会是1929年的重演?回答:不会。下次危机到来之时,会像罗马帝国崩塌一样。美国今天解决自己经济问题的做法,和它20世纪以来每次面临危机的做法大同小异。那么下次危机到来之时,是不是意味着美元从世界储备货币这一至高无上的位置上滚下来?我认为,这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

而黄金这个锚再次回到货币系统,无论是对我们已经实行了半个世纪的纸币系统的矫正,还是为未来电子货币时代的交换构建共通的基础,它的角色都至关重要,就如同黄金在历史上多次系统重置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样。其实,回到根本,不仅是唯一的出路,往往也是解决问题的捷径。

金融的本质离不开信用与交换媒介,如果脱离人们实际的生产生活,那也只能成为少部分人的黄粱一梦;任何超过常识和经济规律的“金融”产品,几乎是属于“骗局”,如果不是,那就是高级“骗局”。

比特币们的兴起耦合了全球经济的放水泡沫和投机客们的疯狂。阳光下没有新鲜事,一切都是历史的重演。人性的欲望一直都是少部分人的工具。达尔摩斯之剑常悬。

关于比特币们的未来,我们无法盖棺定论,因为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任何超越人性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对于比特币所应用的区块链技术,一定会成为颠覆旧世界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