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云算力-正文

比特币矿机交易网(比特币国际交易网)

这里的“挖矿机”,可不是蓝翔技校培训的“挖掘机”。

2020年4月6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发布《服务保障数字经济发展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案例1是“大数据产品权益的司法保护—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诉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案例2就是本文将要介绍的“网络虚拟财产法律属性的认定—陈某诉浙江某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原告:陈某。

被告:浙江某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2018年1月4日,原告通过网络向被告购买翼比特E1018T比特币挖矿机20件,单价为30600元,总额为612000元,并全额支付

后原告以中国人民银行等部委联合于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要求“停止比特币等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为由,认为专门用来运算生成比特币的“挖矿机”已无使用价值,设备交易涉嫌违法,主张合同无效要求被告退款。故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号:

杭州互联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浙0192民初2641号


二、涉案合同是否有效?

法院论证思路如下:

原、被告通过互联网以数据电文形式订立比特币挖矿机买卖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依法成立

原告陈某主张标的物交易涉嫌违法,标的物交易合法性属于合同效力范畴,法院对于合同效力予以审查。

1.什么是比特币

比特币是互联网技术发展后在互联网环境中生成的虚拟物品。其物理形态为:成串复杂数字代码;其预设功能为:全球化流通的数字货币

2.如何生成比特币

比特币由“矿工”“挖矿”生成,“矿工”可以由身处全世界任何地点的任何人担任。

“挖矿”是指“矿工”根据设计者提供的开源软件,提供一定的计算机算力,通过复杂的数学运算,求得方程式的特解的过程,求得特解的“矿工”得到特定数量的比特币奖赏

比特币挖矿机是专门用于运算生成比特币的机器设备

3.比特币的特征及负面影响

比特币的总量恒定为2100万个,具备稀缺性;

比特币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和法定货币相比,没有集中的发行方,不受任何中央银行和金融机构控制;

新生成的比特币经安装客户端后获得地址,并由比特币系统形成密钥(公钥和私钥),交易双方无需公开身份,通过提供比特币地址及密钥完成交易,交易具有匿名性

比特币交易在互联网环境中完成,不受国别地域限制。

比特币的上述特征使其产生被利用成为诈骗、赌博、洗钱等犯罪的工具以及扰乱金融秩序的风险。

4.在我国,比特币具有货币法律地位吗?

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规定:

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因此,比特币虽然被称为“货币”,但是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不具有货币法律地位。

5.比特币具有商品属性吗?

“矿工”通过“挖矿”生成比特币的行为类似于劳动生产行为,“矿工”既需要投入物质资本用于购置与维护具有相当算力的“挖矿”专用机器设备,支付机器运算损耗的电力能源的相应对价,也需要耗费相当的时间成本用于获得劳动产品。“矿工”“挖矿”生成的比特币凝结了人类抽象的劳动力,根据劳动价值理论,具有商品属性。

虽然不能使用比特币作为货币购买商品,但不可否认比特币作为商品可以被接受者依法使用货币购买。

结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

本案交易标的物“挖矿机”是专门用于运算生成比特币的机器设备,本身具有财产属性

我国法律、行政法规并未禁止比特币的生产、持有和合法流转,也未禁止买卖比特币挖矿机

故原告陈某主张买卖作为比特币挖矿专用设备的挖矿机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涉案合同依法成立、有效。


买卖比特币“挖矿机”合同有效,买卖“比特币”的合同有效吗?